第19版:美文 上一版   下一版    
 本周热点
·
暖冬
·
孔家坊乡财政所确保易地扶贫搬迁资金准确到
·
简讯
·
武汉长江大桥
·
图片新闻
·
又见东湖
·
麻城人社让农民工回家“过好年”
·
英山县工商联门窗行业商会学习十九大精神
·
简讯
·
英山县孔家坊乡打好易地扶贫搬迁攻坚战
·
图片新闻
   
     
第19版 美文 2018年1月19日

绊地根草也开花
2018年1月19日  作者:邵火焰 字体
    侄子打来电话说他找到工作了,在团风县一家钢构企业上班,月薪2500元。说话的语气明显能听出有一种激动,甚至有点洋洋得意。那情绪也感染了我,我不禁为他高兴起来。以前侄子一直在深圳一家玩具厂打工,收入也不错。但是去年年底被老板炒了鱿鱼回到了家,再也没有事做。侄子成天在家唉声叹气,整个春节人都打不起精神。其间我曾劝过他几次,但没有作用。正月初五我上班走了,但心里还是在为侄子担心。没想到他现在走出了困境,找到了工作,真是谢天谢地。电话里我和侄子开玩笑说:“现在不急了?我还以为你急得像热窝里的蚂蚁呢。”侄子兴冲冲地说:“急什么,我是草命,死不了的,总有一滴露水养着。”    接着侄子向我讲述了他找工作的经过。原来他报名参加了县里举办的返乡农民工技能培训班,学会了电焊。随后,成功地应聘到了一家钢构企业。
    我对侄子说:“看来你真是一棵草。”    侄子马上反问我:“叔叔,你说我是一棵什么草呢?”    我半天不知怎么回答。在我的老家还有很多像我侄子这样的农民工。他们面对生存的压力都有良好的心态。用他们的话来说是草命。那到底是一种什么草呢?我极力在头脑中快速搜寻,把我家乡田间地头的那些草,一一过滤了一遍。突然我想到了一种草:绿油油的绊地根草。
    我找到了答案。和我侄子一样的那些父老乡亲,他们不正是这平凡而不起眼的绊地根草吗?在我的家乡,塘埂上、小溪边、房屋前、大路旁,到处都生长着这平平常常的小草。我即使闭上眼睛也能勾勒出它的形象:茎连茎、叶挨叶、根扯根,茎扁圆扁圆柔韧而光滑,叶尖长尖长翠绿而清新。
    绊地根草乡下人对它是再熟悉不过了。春天来了,绊地根草最先萌发生机,给大地带了绿绿的春意。它不择环境、不择土壤,茎匍匐在地面上,向四面八方延伸,每伸展一段就在那一段下扎下根基。伸展着的茎儿仿佛长了眼睛,哪儿有空就往哪儿钻,不知疲倦的织着总也织不完的绿毯,任你踩来踩去,它还是照样充满了生命的活力。绊地根草还是牛儿的最爱。放牛娃都会把牛儿牵到有绊地根草的地方,丢下牛绳让牛自由自在的吃个饱。没有人会担心绊地根草会吃光,过不了几天它又会长出绿油油的嫩叶。更为可贵的是,绊地根草从不奢求别人浇水施肥,完全靠自己的力量获取生存的权利。即使走到了生命的终点也是那样义无反顾、从容不迫。你看秋天来了,那些居家过日子的农人把它挖回家,抖干净土,晒干后扭成把子(鄂东南方言:柴),它毫无怨言,自愿走进农家的灶膛,去煮香人们的生活。
    这不正像我乡下的那些父老乡亲吗?正是有他们这些千千万万像绊地根草一样平凡的劳动者的存在和奉献,才有我们今天春意盎然的新农村。
    我在电话里把我的这些想法告诉了侄子。没想到这小子读书不多,说出的话还挺有诗意的:“对了,我就是绊地根草,但我是能开花的绊地根草。”    “绊地根草能开花吗?可我从来没见过啊。”我在电话里问侄子。侄子说:“叔叔,亏你还是个作家呢,你怎么会不明白这个意思呢?”    我咀嚼着侄子的话,突然明白了这小子话语中的哲理意味:平凡的人也有不凡的境界。是啊,绊地根草能开花,能开出美丽幸福的生活之花。
    我紧握电话大声的对侄子说:是啊,绊地根草也开花,开在我们钢构的故乡。


 
 第19版:美文
·
霜叶红时蔗糖香
·
绊地根草也开花
·
年关
 版面导航
 往期浏览  
Copyright © 2010-2015 版权所有:黄冈周刊  技术支持:维网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