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版:美文 上一版   下一版    
 本周热点
·
暖冬
·
孔家坊乡财政所确保易地扶贫搬迁资金准确到
·
简讯
·
武汉长江大桥
·
图片新闻
·
又见东湖
·
麻城人社让农民工回家“过好年”
·
英山县工商联门窗行业商会学习十九大精神
·
简讯
·
英山县孔家坊乡打好易地扶贫搬迁攻坚战
·
图片新闻
   
     
第19版 美文 2018年1月19日

霜叶红时蔗糖香
2018年1月19日  作者:龙少华 字体

    上世纪中叶,那是一个物质匮乏的年代,日常生活中大到粮食小到火柴都要凭票供应,红糖也要鸡蛋换。六十年代,各生产小队为了在过年时给社员分点红糖,纷纷种起了甘蔗。
    过了惊蛰天气逐渐转暖,是“二月半种子下田畈”的时节。社员们从地窖里取出藏了一个冬季的甘蔗种子,砍成短节秧在那盘得肥足土松的地里,支上竹弓盖上尼龙育苗。谷雨节到了,那育在尼龙里的蔗苗已经有一尺多高。社员们早已将甘蔗田整成了畦,挖好了坑,垫上了农家肥,选个晴天暖日将甘蔗苗栽了进去。种甘蔗是个甜蜜的劳动,社员们勤劳耕耘,旱了灌水,渍了排水,缺肥补肥,荒了锄草,让甘蔗苗天天向上不分昼夜地生长着。
    几阵春风,几场夏雨,暑去寒来,到了“霜叶红于二月花”的时候,甘蔗成熟了,一个人多高,锄把粗细,走进蔗田犹如钻进茂密的竹林。开始收割了,社员们挥镰舞刀将甘蔗砍倒,削去根须,斩掉梢叶,十多根扎成一捆,搬到稻场边的空地上码起来,堆得像小山一样。
    秋粮入库了,冬播也快结束了,生产队准备熬甘蔗糖了。社员们去邻近的生产队搬榨甘蔗的机器和熬糖的锅具。器具搬回来了,后面跟着一个身材健壮、面孔黑红的会哼歌取的中年糖师傅。他手里提着一个竹篮,里面装着铲勺,肩上挂着一个沾满糖汁有些发硬的包。
    甘蔗能否熬成红糖,秘密全在那包里面装着,那包他随时背在肩上,不让人碰。榨汁机说是机器,其实就是两个用硬木做成的两个圆形滚筒,竖着安装在地上,紧靠在一起,中间留下一指宽的缝隙,上下各有一对齿轮咬着,靠一头年拉着长长的横杆转动。榨甘蔗汁时,一个人不停地往缝隙中递甘蔗,滚筒转动甘蔗汁就挤压出来,涓涓流进虾米的木盆中。
    熬糖的灶是糖师傅指导社员砌成的,灶高膛阔,锅口大底深,可装百来斤蔗汁。为熬糖,几对中年妇女早就扭好了稻草把子,像特大的麻花高高地堆成一垛。
    熬糖的火候很重要,开始要“ 武”,后来要“ 文”,烧火也是技术活,生产队特地挑选了一个社员配合烧火。开始了,糖师傅站在锅旁,口里哼着歌曲,手捏长柄大铲大勺,不停地在锅里搅动,不时将浮在锅面的泡沫舀出。熬着熬着,随着水分的蒸发,蔗汁慢慢变稠,颜色也由浅变深,由深变红,四周空气里飘荡着甘蔗的甜香。一群小孩像蜂蜜采花似的围了上来,手指衔在口里,眼睛馋馋地望着那口大锅。糖师傅知道他们的来意,当蔗汁成了糊状的糖稀时,拿出一个搪瓷面盆装上冷水,舀一大勺糖稀慢慢地不断线地倒进去,凝成了手指般粗的糖饴,软软地盘在盘底。
    糖师傅一边反复说在:“面包会有的,牛奶也会有的……”一边将手伸进水中,扯出一块块糖饴,放在悬在半空中那沾满灰尘的小手中。小孩们嚼着糖饴,站在旁边不肯离去,糖师傅担心烫着他们,假装向四周望一望低声说道:“队长来了!”一听这话,小孩们一哄而散,躲的远远的。火候到了,糖师傅便让熄火,从布袋里拿出一个牛皮纸包,从中取出一些粉状物,撒进锅里,熟练地搅拌着,只见那糊状的糖稀慢慢地凝固,冷却后变成了颗粒细小的蔗糖。
    没几天功夫,甘蔗堆没了,稻草把子没了,压扁了的甘蔗渣堆了一大堆,甘蔗糖装满了两口大缸,糖师傅走了,留下了满屋子的香甜。
    年关将近,社员们喜孜孜地分到了甘蔗糖。春节期间,各家把蔗糖或半斤或八两地包成了糖包,贴上红笺,用手帕提着去亲戚朋友的家里拜年。那些糖包从东家转到西家,又从西家转到东家,旅行了一圈后换了个包装又转了回来,放进了糖罐里。时间长了蔗糖融成了糖稀谁也舍不得丢弃,女人坐月子,待客还靠它呢!谁不想接上明年的卯?




 
 第19版:美文
·
霜叶红时蔗糖香
·
绊地根草也开花
·
年关
 版面导航
 往期浏览  
Copyright © 2010-2015 版权所有:黄冈周刊  技术支持:维网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