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版:史海 上一版   下一版    
 本周热点
·
情醉大别山
·
英山县温泉镇卫生院掀起学习党的十九大精神
·
穿越血与火的乘马岗战争遗址
·
武穴市教育系统用行动掀起学习贯彻落实党的
·
真情扶贫无小事助力脱贫重如山
·
武穴教育系统用行动掀起学习贯彻落实党的十
·
蕲春实小课堂比武获省市大奖
·
汪坚定:延续李时珍传奇的蕲春人
·
依依离别的父爱
·
图片新闻
·
好大一棵树
   
     
第23版 史海 2017年12月1日

闻一多青岛生活轶事
2017年12月1日  字体

    1930 年夏天,闻一多应国立青岛大学校长杨振声先生之邀,赴青大担任文学院院长和国文系主任之职,从而与青岛这座美丽的滨海城市结下了一段不解之缘。

    寓所    来青岛后,闻一多在学校斜对门的大学路赁了一处房子,房子在楼下一层,光线昏暗,一多不甚满意,于是又迁至汇泉路离浴场不远的一栋小房。汇泉的房子是令人羡慕的,出家门就是海滩,涨潮时海水距门口不及二丈,夜间就能听见潮声一进一退的声音,闻一多有时夜不能寐,心潮起伏触景生情,便忆起英国诗人安诺德的那首著名的《多纹海滩》;每当夏季来临,闻一多一家经常全家出动去沙滩晒太阳,或去海滨公园参观水族馆,要不就到深入海中的栈桥去欣赏大海的辽阔与壮观,极富诗意。只可惜这里离学校太远,位置也太偏僻,到了冬天海风呼啸时更是格外凄凉,闻一多在此住了不到一年,第二年暑假便将家眷送回湖北老家,告别了这所海边小屋。
    暑假返校后闻一多搬到了位于学校东北方的第八校舍,宿舍是孤零零的一座楼,面对着一座小小坟山,常有鬼火出没。楼上有一个套房,内外两间,由一多住,楼下的套房住着数学系教授黄际遇。在这座小楼里,没有家室之累的闻一多全身心地投入了对《诗经》、《楚辞》和《全唐诗》的研究考证工作。他的书房、书桌是充实、凌乱而有趣的,房间里到处都是线装书,他模仿青大图书馆馆藏图书的方法,给成套的中文书装上蓝布套面,用白粉写上宋体的书名,直立在书架上。这样本来是很齐整的,但闻一多忙于研究和考证,图书便东一部西一部地从书架上搬下来摊在地上,书房中唯一的一把木根雕制的太师椅上也全堆满了书。他的好友梁实秋先生在《忆青大念一多》一文中形象地记述说:“我有时到他宿舍去看他,他的书房中参考图书不能用‘琳琅满目’四字来形容,也不能说是‘獭祭鱼’,因为那凌乱的情形使人有如入废墟之感。他屋里最好的一把椅子,是一把老树根雕成的太师椅,我去了之后,他要把这把椅子上的书搬开,我才能有一个位子。”    1950 年,山东大学将这座闻一多住过的小楼命名为“一多楼”,后来海洋大学又在此为闻一多先生塑像立碑,碑文由先生当年的得意弟子臧克家撰文并书写:“ 杰出的诗人、学者、人民英烈闻一多先生,1930 年受聘于国立青岛大学。……瞻望旧居,回忆先生当年居于斯工作于斯,怀念之情曷可遏止?立庭院以石,以为永念。俾来瞻仰之中外人士,缅怀先生高风节而又所取法焉。”    一首诗和一篇散文    青岛山有奇峰秀谷,水有碧海金沙,异国情调的建筑典雅绝伦,四季苍翠的树木绿荫通幽,在这“碧海秋潮,银浪如练,绿树红楼,朝霞暮霭”海市蜃楼里,闻一多心情愉悦,经常与梁实秋结伴而行,遍赏岛城迷人旖旎的风光。青岛多山路,一多又很欣赏策杖而行的那种悠然的感觉,便备了好几根手杖,还到一家日本人开的服装店,买了一套宽袍大袖颇具中国古风的日本和服穿上,每日便与梁实秋沿着起伏的林荫小道到学校上课。来青岛之前,闻一多已是一位名扬四海的著名诗人,并以其《红烛》和《死水》两本诗集奠定了他在国内文坛的地位。来到青岛,一多先生仿佛进入了一个诗的境界,那碧绿的海面,翻滚的波浪,苍翠的森林,呼啸的海风,无时不在激发他的灵感,停笔三年来,他首次为《诗刊》写下了《奇迹》一诗,此诗也是闻一多告别诗坛的压卷之作,对此徐志摩还调侃说:“闻一多三年不鸣,一鸣惊人,出了‘奇迹’。”    闻一多还把他对青岛的深情挚爱融入了他的散文《青岛印象》之中,这是他一生中创作的唯一一篇即景抒情散文,在这篇不足千字的短文里,一多先生用诗意浓郁的文字,对岛城的春夏秋时令景色作了准确、凝练的描绘,留下了对海城青岛的最美好记忆:“到夏季来,青岛几乎是天堂了。双驾马车载人到汇泉浴场去,男的女的中国人和四方的异客,戴了阔边大帽,海边沙滩上,人像小鱼般,暴露在日光下,怀抱中的是熏人的咸风。沙滩边许多小小的木屋,屋外搭着伞蓬,人们仰天躺在沙上,有的下海去游泳,踩水浪,孩子们光着身在海滨拾贝壳。街路上满是烂醉的外国水手,一路上胡唱。”    学潮风波    1931 年,震惊中外的“九一八”事变爆发,东北沦陷,在这危急存亡之秋,平津学生纷纷罢课结队南下赴南京请愿。受此影响,青大学生也于当年10 月成立了反日救国会,积极筹备南下请愿。青大校方按照教育部的部署,力劝学生放弃请愿,校长杨振声也反复强调学生的爱国行为不要超出学校范围,但学生们对此并未理睬,照样按原计划登上了南下的列车。
    对于学生的爱国热情,经历过“五四”运动的闻一多虽然表示理解却难以苟同,他的立场是坚决站在校方一边的。学生们去南京后,闻一多在校务会上抱着“挥泪斩马谡”的心情主张开除带头的学生,梁实秋对此也表示赞同。虽然他们的建议最后未获通过,为首的学生只落了个“记过”的处分,但闻一多和梁实秋俩人在学生中的印象却一落千丈。
    第二年春天,青岛大学根据教育部的指令出台了新的《青岛大学学则》,其中专门规定“学生全学程有三种不及格或必修学程二种不及格者令其退学”。学生们特别是参加南下请愿的对此极为不满,认为这是学校有意和他们作对,因而极力表示反对并成立了“非常学生自治会”,组织罢课抵制考试。校长杨振声一怒之下辞职去了北平,校务暂由教务长赵太侔和闻一多、梁实秋执掌。闻、梁二人坚持考试照常进行,并张榜开除了九名“非常学生自治会”的常委。此举更使闻一多和梁实秋成为众矢之的,学生们贴出了“驱逐不学无术的闻一多”、“闻一多是准法西斯蒂”的标语。更有甚者,学生们还在黑板上画了一只乌龟和一只兔子,标题是“闻一多与梁实秋”,旁边还配打油诗一首:“闻一多,闻一多,你一个月拿四百多,一堂课五十分钟,禁得住你呵几呵?”原来闻一多上课时总是不自觉地发出“呵呵”的声音,没想到这也成了学生们讽刺挖苦的目标,闻一多见状苦笑不得,指着黑板上的乌龟和兔子问梁实秋:“哪一只是我?”梁实秋神态严肃地回答:“任你选择。”言罢,二人相视苦笑。
    青大学潮风波使得闻一多颇感苦涩和酸楚,他决定离开这里。1932 年夏,闻一多应聘前往母校清华任教,黯然告别了他所深爱的美丽岛城。
    (来源:闻一多纪念馆)




 
 第23版:史海
·
闻一多青岛生活轶事
·
689 团戴家垴奋勇歼敌
 版面导航
 往期浏览  
Copyright © 2010-2015 版权所有:黄冈周刊  技术支持:维网科技